• <fieldset id='3ronp'></fieldset>

  • <ins id='3ronp'></ins><acronym id='3ronp'><em id='3ronp'></em><td id='3ronp'><div id='3ronp'></div></td></acronym><address id='3ronp'><big id='3ronp'><big id='3ronp'></big><legend id='3ronp'></legend></big></address>
    <i id='3ronp'></i>

    <i id='3ronp'><div id='3ronp'><ins id='3ronp'></ins></div></i>
      <dl id='3ronp'></dl>
        <span id='3ronp'></span>

            <code id='3ronp'><strong id='3ronp'></strong></code>
          1. <tr id='3ronp'><strong id='3ronp'></strong><small id='3ronp'></small><button id='3ronp'></button><li id='3ronp'><noscript id='3ronp'><big id='3ronp'></big><dt id='3ronp'></dt></noscript></li></tr><ol id='3ronp'><table id='3ronp'><blockquote id='3ronp'><tbody id='3ron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ronp'></u><kbd id='3ronp'><kbd id='3ronp'></kbd></kbd>
          2. 綠色軍營獻青春!走進“裝甲先鋒連” 致敬“最可愛的人”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美女人体艺术图

              因為工作原因,過去每逢洪澇抗災、暴雨暴雪等天氣,小編接觸最多的還是人民子弟兵中舟橋部隊、水電部隊。如果非要說出一些對裝甲部隊的瞭解,多年前火遍全國的軍旅題材劇《士兵突擊》可能是我對此瞭解的唯一源泉。

              小編記得在這部劇中,每一個連隊似乎都有一個響亮的名字,除瞭主角光環的“鋼七連”,還記得“紅三連”“大功六連”這樣的名字。八一前夕,小編獲悉,此次前往采訪的連隊也有自己的名字—“裝甲先鋒連”,隸屬於東部戰區72集團軍某旅。

              煎雞蛋?用我們的坦克就可以!

              士官韋傢好是一名15年的老兵,這一天,韋傢好和自己的兩名戰友給記者來瞭一場終身難忘的體驗。

              帶上頭盔,穿上作訓服,攀登進入坦克指定操作位置,他們三人用瞭47秒。

              剛剛啟動才幾分鐘,駕駛艙內溫度就讓人覺得在蒸著桑拿,不同的是,這裡面的空氣漂浮著一股鋼鐵的氣味兒。戰士駕駛著戰車,帶著小編在訓練場“兜瞭”一圈,小編慶幸自己早上沒吃太多早飯,不然肯定給顛吐瞭出來,那一刻我發現我被電視中坦克開的“又慢又平穩”的假象給迷惑瞭。

              韋傢好笑著問我:“你知道我們每天訓練時,這樣的狀態要保持多久嗎?”然後自言自語道:“一直這樣!”

              按照規定,訓練完畢後,需對戰車進行清理保養,小編也想上去幫幫忙,手接觸到坦克鋼鐵蓋時,一下子被燙的縮瞭回來。

              韋傢好說,這已經算好瞭,要是在野外訓練,大夏天沒有個陰涼處,那坦克外表鋼鐵溫度能達到50多度,加個餐,補充營養,雞蛋打開倒在引擎蓋上,沒一會兒,煎雞蛋就做好瞭。

              連隊的榮譽是生命!

              連隊的榮譽墻上,有一張照片格外引人註意。2015年,戰士徐月勇通過層層選拔,作為“雁門關伏擊戰英雄連”方隊一員,參加“9.3閱兵”,昂首走過天安門廣場。

              徐月勇說,這份榮譽和驕傲隻有每一個穿過綠軍裝的人才能體會,因為在基層部隊,榮譽是一支連隊,每一個戰士的生命。

              小到一次籃球比賽、拔河比賽、大到全軍、全旅軍事比武演習,徐月勇說隻要看到自己的連旗在那兒飄揚,自己就仿佛打瞭雞血。不過他一再和小編強調,連隊之間的競爭是良性競爭,隻有在競爭中才能不斷提高,共同進步,如果每個連隊都能成為像他們這樣的“裝甲先鋒”,那全旅的戰鬥力得多麼可怕。

              說到最後,徐月勇用幾乎背誦的方式講訴著連隊的連史:“1998年抗洪搶險集體一等功、連續16年先進連隊、2014年2015年派員參加俄羅斯世界坦克大賽.......”

              這是我們榮譽的源泉

              排長姬鵬飛是個認真的人,他是全連唯一一個帶著筆和本子上坦克的人。

              在訓練中,姬鵬飛似乎不像是一個排長,卻像一個新兵,總是圍在老士官韋傢好身邊問這問那。姬鵬飛是一名軍校畢業生,去年7月才從院校畢業進入連隊,他知道要真正擔任好排長的職務,要走的路還很長。姬鵬飛告訴小編,自己第一次上坦克時,連電風扇都不會開,是老班長們一點一點把自己的實戰經驗傳授於他,耐心指導,毫無保留。

              近一年來,姬鵬飛已經從訓練場上的”生瓜蛋子“變成可以獨立指揮一排士兵作戰,正是這樣的”傳幫帶”,讓自己快速成長,而這樣的戰友情也讓人一生銘記。

              姬鵬飛至今記得自己第一次隨連隊去野外訓練,幾十人睡在一個大帳篷裡,條件艱苦,甚至飲水都要嚴格控制,他回憶自己第一次在部隊哭鼻子的情形,一瓶飲用水,每個人喝一口,從連長傳到最後一名戰士,他說這是感動的眼淚。

              這是小編第一次近距離接觸裝甲部隊,結束采訪回來的途中,小編的腦海中出現的不是那雄偉的戰車,訓練場上的吶喊,而是每個戰士樸實的話語,忘不掉他們為瞭守衛祖國,在軍營中灑下的青春汗水,忘不掉他們將榮譽視為生命的軍人理想,以及那份無處不在戰友深情。

              明天就是建軍節瞭,

              和我們的人民子弟兵提前說一聲

              節日快樂!

              來源:江蘇新聞廣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