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2f40b'></dl>
  1. <tr id='2f40b'><strong id='2f40b'></strong><small id='2f40b'></small><button id='2f40b'></button><li id='2f40b'><noscript id='2f40b'><big id='2f40b'></big><dt id='2f40b'></dt></noscript></li></tr><ol id='2f40b'><table id='2f40b'><blockquote id='2f40b'><tbody id='2f40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f40b'></u><kbd id='2f40b'><kbd id='2f40b'></kbd></kbd>

      <code id='2f40b'><strong id='2f40b'></strong></code>
      <i id='2f40b'><div id='2f40b'><ins id='2f40b'></ins></div></i><fieldset id='2f40b'></fieldset>
      <acronym id='2f40b'><em id='2f40b'></em><td id='2f40b'><div id='2f40b'></div></td></acronym><address id='2f40b'><big id='2f40b'><big id='2f40b'></big><legend id='2f40b'></legend></big></address>
      <span id='2f40b'></span>

      <ins id='2f40b'></ins>

      <i id='2f40b'></i>

        1. 堅實的基石 輝煌的成就(砥礪奮進六十載·塞上寧夏譜新篇)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美女人体艺术图

            ——寧夏回族自治區民族團結進步記事

            本報記者 費偉偉 李增輝 徐元鋒 朱 磊 郝迎燦

            開欄的話

            滄桑巨變六十載,“塞上江南”今更美。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60年來,各族人民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和親切關懷下,守望相助,同心同德,為實現經濟繁榮、民族團結、環境優美、人民富裕,與全國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會,打造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書寫瞭光輝篇章。

            從今天起,本報開設“砥礪奮進六十載·塞上寧夏譜新篇”專欄,推出來自基層一線的報道,集中展示6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親切關懷下,寧夏經濟社會發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歷史性變化,以及落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促進各族人民團結和諧的生動實踐。

            無論地理、經濟,還是人文,寧夏的特征都很鮮明。

            氣勢磅礴的賀蘭山層巒疊嶂,把寧夏劃為溫帶荒漠與溫帶荒漠草原兩部分。

            “黃河九曲,唯富一套”,寧夏平原直可媲美江南;可西海固等南部山區,歷史上卻是“苦瘠甲天下”。

            而今,西海固的落後面貌已告逆轉,固原市貧困發生率降低到8.4%,鹽池縣有望9月份率先摘掉“貧困帽”。放眼整個自治區,變化更是天翻地覆,處處舊貌換新顏。

            六十年滄桑巨變,六十年團結奮進。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六十年輝煌成就的背後是什麼?幹部群眾回答:是民族團結!它像空氣和眼睛,須臾離不開。

            寧夏何以寧?今後如何寧?

            立秋剛過走塞上,看瞭一路各民族共建新寧夏的生動場面,也聽瞭一路“民族情,一傢親”的動人故事。

            “黨的領導落實瞭,民族團結就抓實瞭”

            ——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是民族工作成功的根本保證

            清真寺前,按說不立碑。可西吉縣單傢集村陜義堂清真寺前,矗立著一座紅軍長征紀念碑。

            寧夏民族團結的“紅色基因”,早在紅軍長征時,就播下瞭種子。

            1935年8月,紅25軍來到六盤山下回族群眾聚居的單傢集,所過之處秋毫無犯,寧睡大街也不進清真寺,早上又把街面清掃幹凈,軍長程子華還向清真寺贈送瞭“回漢兄弟親如一傢”的錦旗。同年10月5日,毛主席率中央紅軍途經單傢集,群眾不僅不避,還用最高禮節“九大碗”招待。在陜義堂清真寺北廂房,毛主席與阿訇馬德海促膝長談。當晚休息,回族群眾把門板拆下來,墊在睡不慣熱炕的毛主席身下……

            1958年,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建區伊始,底子薄、基礎差,全國各地響應黨中央號召支援寧夏,大批各民族幹部、技術人員、教師、醫生、文藝工作者和知識青年奔赴寧夏,像一叢叢堅韌的芨芨草紮根大漠戈壁。

            1972年,得知西海固地區不少農民“傢無隔夜糧,身無禦寒衣”,周總理潸然淚下。那一年中央召開固原地區工作座談會,研究瞭西海固貧困問題。

            今年6月底,自治區黨委召開十二屆四次全會,議題就一個:專題研究民族宗教工作,部署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研究民族團結工作,如何把這項“生命線工程”“一把手工程”落到實處。

            自治區黨委書記石泰峰多次說,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民族工作成功的根本保證,也是各民族大團結的根本保證。寧夏要寧,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任何時候都要全面堅持黨的領導,用黨的領導統領、指導民族工作。

            如果說,寧夏民族團結的肌體裡,流淌著紅色血脈,那麼,黨的堅強領導,就是這血脈之源。

            吳忠,全國首批民族團結進步創建示范市(州)。“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抓得好,是因為黨的領導堅強有力。”分管這項工作的吳忠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統戰部部長蘭德明告訴記者,僅今年上半年,吳忠市委就4次專題研究民族團結工作,他還就具體問題,主持召開瞭7次聯席會,黨委和政府各部門負責人悉數到場。

            “自治區黨委率先示范,地方‘一把手’高度重視,各部門各單位通力協作,各族群眾積極參與,我們統戰部門才能雷厲風行。”蘭德明說。

            “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統戰部門牽頭抓總,相關部門密切配合,社會各界通力合作,定期協商議事、分解任務、共享信息的民族宗教工作格局,在全自治區已經形成。”自治區民委副主任陳建龍告訴記者。

            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要求各級黨委具體抓,抓具體,從幹部抓起。“民族觀宗教觀有問題的幹部,能力再強也不用!”自治區黨委組織部副部長劉成孝介紹,寧夏培養選拔幹部在堅持新時代好幹部標準的同時,把“三個特別”作為檢驗幹部的試金石。

            頂層設計抓得準,基層落實推得開。

            銀川市西夏區共享社區是自治區民族團結先進單位,社區黨總支連續3年被評為四星級黨組織。如何加強這個民族成分多樣的社區建設?“用平臺推動,靠黨員帶動。”黨總支書記劉麗娟介紹,他們通過創辦“社區鄰裡節”這個平臺,發居民連心卡,辦鄰裡茶話會,擺社區百傢宴,搞睦鄰結伴遊……社區群眾好開心,“關上單元門,咱是一傢人;打開單元門,社區一傢人。”劉麗娟感慨地說,“黨的領導落實瞭,民族團結就抓實瞭。”

            “是黨的富民好政策澆灌出和潤村這朵文明花”

            ——共同發展是民族團結、宗教和順、社會和諧的基礎

            趙曉菲卷著袖子,圈裡幾隻母羊正在下羔。“這個項目是村集體和黨員骨幹今年帶頭做起來的。銷路不愁,3年存欄可達5000隻,明年就可產生效益百萬元。”

            初到固原市原州區和潤村,90後村官趙曉菲難得睡上安穩覺,“和潤村是個5年前新建的移民村,村民來自山區3個鄉鎮的56個自然村,新環境不適應,三天兩頭鬧矛盾。夜裡一兩點還堵門,早上五六點就打你電話。不少人想法也不對路,伸手等靠要。”

            “要出路,自己幹!”趙曉菲召集46名老黨員組成協調班子,一頭調糾紛“滅火”,一頭選產業“蓄水”。200個溫棚、700頭牛,黨員帶人外出幹勞務……

            共同發展是民族團結、宗教和順、社會和諧的基礎。趙曉菲說,去年全村人均純收入達9224元,比5年前的4000多元翻瞭一番。經濟上去瞭,回漢村民感情也加深瞭。和潤村越來越“和潤”。他指著掛瞭一墻的自治區民族團結進步示范村等各種榮譽牌給我們看,“是黨的富民好政策澆灌出和潤村這朵文明花。”

            西海固,包括9個縣區,聚集瞭寧夏近六成回族人口,山大溝深、生態脆弱,當年清朝陜甘總督左宗棠“苦瘠甲天下”的一聲長嘆,如今終於隨風而逝。

            鹽池縣惠安堡鎮隰寧堡村,也曾窮出名,回漢群眾長期共吃一口井、共牧一片草,如今也眾手共栽出一朵文明富裕花。漢族村民領風氣之先,拔掉洋芋、苞谷種黃花菜,回族村民虛心請教、緊緊跟上。2000畝黃花,讓隰寧堡村的日子也鮮亮起來,經濟發展由全鎮墊底變成全鎮冒尖。帶著回漢村民奮鬥瞭幾十年的原黨支部書記韓世傑罹患胃癌,但每天仍然打起精神下地,他笑著說:“這樣的好日子還沒過夠,我要看著我們隰寧堡村再變個樣。”

            行走西海固,這樣的故事數不勝數,這樣的變化時時在發生。對視野更為直觀的沖擊,是從鹽池一路向南到西吉、到涇源,沿途莽莽旱塬披上綠裝,梯田層綠,溝窪成蔭。“去年底,固原市貧困發生率降低到8.4%,森林覆蓋率提高到25.1%,林草覆蓋率達73%。”寧夏回族自治區副主席、固原市市長馬漢成自豪地說出一組數據。

            西海固的逆轉,折射著整個寧夏的巨變。

            團結促發展,發展築團結。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以來的60年,是各項事業全面發展的60年,是各族人民生活極大改善的60年。2017年,全區地區生產總值達3453.9億元;城鎮和農村居民人均收入達29472元、10738元,分別比1957年增長135倍和104倍。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區各地堅持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貧困人口從2011年的101.5萬人下降到現在的23.89萬人,貧困發生率下降到6%。

            或許,數據還不能完全體現發展質量。

            “寧舍一口饃,不舍一碗水。”寧夏中部幹旱帶年降水量300毫米,蒸發量則高達2000毫米,“剖開一粒土,半粒在喊渴”。對於這裡的各族群眾,生活改善的標志不僅是吃上饃,還有喝上水。2016年10月8日,投資40億元的中南部城鄉飲水安全工程通水,113萬山區群眾終於喝上瞭甜水、放心水。

            “在我們這裡,民族部門可不是邊緣部門”

            ——機制創新確保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工作“軟任務硬落實”

            “天下黃河富寧夏”。寧夏引黃灌區有14條古渠,其中10條發端於青銅峽。

            國旗在清真寺上空飄揚,也是發端於青銅峽。

            青銅峽市青銅峽鎮王嘴子清真南寺,進門一個四方院,院南立著一桿旗,旗桿下點綴幾叢月季,紅的,粉的,黃的,白的。寺管會主任王登武告訴記者,6年多前,自治區倡導國旗、文化書屋、報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四進”清真寺,他和寺管委會成員積極響應。

            “愛國和愛教是一致的。”王登武引用聖訓:“你們熱愛祖國,應像鳥兒眷戀自己的窩巢一樣。”

            2012年5月17日,國旗在王嘴子清真南寺徐徐升起。

            6年多過去,五星紅旗佈滿青銅峽市所有宗教活動場所。全自治區目前已有2138座宗教活動場所開展瞭升國旗等“四進”活動。

            進入新時代,“四進”又有瞭新內涵。今年5月18日,寧夏伊斯蘭教協會和5個地級市的伊協組織同步舉行國旗、憲法和法律法規、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四進”宗教活動場所活動啟動儀式,數千名伊斯蘭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自發來到現場。寧夏還探索開展宗教人士高等學歷教育,開辦伊斯蘭教職人員大專班、本科班;近3年寧夏各地舉辦的各級各類培訓班近千場次,3萬餘名宗教教職人員先後參加培訓學習。

            民族團結進步創建,“軟任務必須硬落實”,寧夏各地各部門在創建工作中建立考核評價、互檢互評等機制,虛功實做,重平時,抓日常。

            走進吳忠市交通局,各類民族團結宣傳圖沿過道次序展示。“2016年互檢互評時,我們被扣瞭3分,直接影響年終評優。”副局長郭輝對檢查團“揪出”的問題心服口服:建檔資料不健全,民族團結活動載體不豐富。“哪兒有病治哪兒唄。”完善各類展板資料,用好出租車、公交車上的宣傳平臺,這是面子。加強民族團結專幹工作,提升幹部工作素質,這是裡子。把全體員工的創新精神調動起來,這是抓根子。

            兩年來,吳忠市交通局連續開展出租車黃絲帶“高考護航”、城北客運樞紐站活動中心變成民族團結展示中心、貧困地區道路富民工程、每月民族團結例會等,將民族團結工作與業務工作緊密結合。“今年的互檢互評,心裡仍有點緊張,但一點也不慌張!”郭輝笑言。

            互檢互評,這種方法原本常見於經濟考核領域,而寧夏將此作為推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的“抓手”,自治區黨委和政府全力推動,各市縣區層層聯動。從2013年開始,寧夏將這項工作納入各級黨委和政府及工作部門年度效能考核目標責任制,壓實“一把手”責任。

            “在我們這裡,民族部門可不是邊緣部門。”固原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局長海連鵬說。今年7月24日,由自治區和各地市120名人員組成的檢查團,隨機抽樣,不打招呼,深入固原市西吉、隆德、涇源三縣的10個示范點觀摩檢查,逐一點評,直指問題,不留情面。

            綿綿用力,久久為功,民族團結創新工作就做實瞭。寧夏不斷完善民族區域自治法配套法規體系,先後頒佈實施有關民族工作的地方性法規和政府規章160餘件。民族事務治理法治化也逐步深入推進。

            寧夏的做法得到黨中央、國務院充分肯定,在2017年召開的全國民族團結進步創建經驗交流現場會上,寧夏專門作大會交流發言,自治區創建活動“十三五”規劃被作為會議材料印發,寧夏在宗教場所開展的“四進”活動被中國伊協等宗教團體在全國推廣。

            “走呀過那個一山又一梁,幸福的那個大路呀寬又長”

            ——推動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常態化才能長治久安

            賀蘭山下,黃河兩岸,無人不知王蘭花。

            2004年,王蘭花卸下吳忠市利通區裕西社區居委會主任一職,本應安享晚年,卻牽頭成立“王蘭花熱心小組”,“周邊群眾不分民族,隻要遇到困難,就會盡心盡力相幫。”

            “靠近我,溫暖你。”14年來,“王蘭花熱心小組”幫扶過的群眾難以計數,小組成員從當初的7人,發展壯大到5000人。

            “推進各民族間交往交流交融常態化,才能確保長治久安。”從傢庭、社區、學校,到鄉村、企業、機關,寧夏各民族群眾守望相助、和睦相處、和諧共生,各族群眾共居共學共事共樂的局面已經形成。

            “最喜歡幹媽做的小花卷,又漂亮又好吃。”夏依達、熱娜、巴特爾、古力巴努兒,四個傢在外地的大學生,在銀川有個共同的“媽媽”王菊茹。原來,銀川市西夏區共享社區與北方民族大學共同成立“星火民族情志願服務隊”,促成21個傢庭與外地學生結親互助,給瞭這些異鄉的孩子一個溫暖的傢。

            飲食習慣不同,幹媽專門置辦瞭一套鍋碗瓢盆;處瞭對象,第一時間帶來跟幹媽見面……放瞭暑假,幾個遠隔千裡的傢庭,建起瞭名為“民族情、一傢親”的微信群。

            “民族情、一傢親”,西吉縣興隆鎮單傢集村的“單南診所”又是一個生動事例。診所藥架上掛一賬簿,上面記著困難群眾用藥賒欠的費用。漢族大夫邊萬忠從不催賬,時間久瞭成死賬的,一撕瞭之。行醫44載,“千傢萬戶留腳印,藥箱伴著泥土香”,以前自行車,後來摩托車,邊萬忠的服務半徑廣達30裡。“他是離我們最近的醫生。”回族村民馬小花說。“他們都像我親人一樣。”邊萬忠說,“我結婚時就是回民兄弟王傢福賣掉自傢兩隻羊給辦的。”

            寧夏最大的“民族之傢”,大概要數閩寧鎮瞭,這個移民們建起來的鎮子現在人口已逾6萬,各民族群眾相鄰而居,共同生活,交往交融。“咱現在的日子跟城裡人有啥差別?”福寧村老支書謝興昌翻著老照片,眼眶泛淚。過去風吹石沙跑的戈壁荒灘,如今瓜果飄香、樓房林立、設施完善。移民群眾人均可支配收入從開發建設初期的500元,增至2017年的11976元。

            77歲的原寧夏話劇團團長王志洪,改革開放以來用自己創作的19部話劇,對“民族情、一傢親”作出最形象的詮釋。“我在這裡生活瞭54年,走遍瞭寧夏的每片山川每個旮旯,可以說,沒有各民族之間的團結,就沒有寧夏的今天。”

            《莊稼漢》《女村長》《回民幹娘》……8000多場流動演出,不僅把精神食糧送到千傢萬戶,更是以各族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在680萬寧夏人心底播撒下民族團結奮進的種子。

            說到情深處,王志洪給記者唱起一首采風中聽來的“花兒”:“走呀過那個一山又一梁,幸福的那個大路呀寬又長,幸福的那個大路呀共產黨開,回呀漢那個民族團結好日子長……”

            時光荏苒,它常常賦予那些平常之舉以不凡的底蘊和氣度。

            整整24年,西吉縣單傢集村回民老漢拜富貴,義務講解當年紅軍長征三到單傢集的故事。不會普通話,學!沒有講解詞,查!老漢用時光把自己打磨成瞭一位“五星”講解員,最多的一年,義務講解近200場。

            2017年,老漢病逝後,單傢集村幹部們集體擔起瞭這份職責,接過拜老漢紅色“講解員”的工作。

            82年前,有600多年歷史的吳忠同心清真大寺,見證瞭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第一個回族自治政權的誕生。

            1936年10月20日,陜甘寧省豫海縣回民自治政府在這裡成立。這是中國共產黨對民族區域自治政策的最初實踐。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西行漫記》中記錄瞭自治政府籌建的情況,稱這是他“在寧夏看到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同心清真大寺裡,當年回民自治政府成立的牌匾,一直掛在正殿外。“我對來參觀的人,還有講經時,常會講這段歷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同心人的幸福生活。”阿訇馬成文說。他告訴記者,2012年,寧夏各地宗教場所自發開展國旗等“四進”活動,同心清真大寺在全縣清真寺中第一個升起瞭五星紅旗。

            歷史和今天並行而來。而透過這些,也分明可以感受,寧夏的明天會以怎樣的姿態走來。

            鹽池,西海固9縣區之一,也是寧夏沙化荒漠化最嚴重的地方,2002年在全自治區率先實行全縣封山禁牧。今日鹽池,林木覆蓋度達31%,植被覆蓋度近70%,今年將在全區第一個告別貧困,繼通過自治區先期評估後,前不久又接受瞭2017年貧困縣退出國傢專項評估檢查。

            千百年來,大自然給寧夏留下瞭“溫帶荒漠”的深刻印記,而今年年中自治區新聞發佈會披露,寧夏沙化土地持續20多年減少,寧夏已“成為全國第一個實現沙漠化逆轉的省區”。

            這種可以改變山河的氣概後面,有著最堅實的基石,那就是民族團結。

            今年6月底,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全會重申:“打造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推動民族團結和宗教工作走在全國前列!”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20日 01 版)